0°

一壶好水仙,真抵十年梦

我不是茶叶专家,对茶了解肤浅,无甚研究,仅爱好而已!但对茶我却是大爱好,可谓嗜茶如命。若人死后可选择当什么鬼,我就当茶鬼;生则当茶痴、茶徒。我对茶的爱好是溶进骨髓里面去的,我的血水一定饱浸茶水。

同事也好茶,上班时总茶水相随,其乐融融。不过他喝茶不考究,习惯拿一有盖的大茶杯,闷绿茶喝。这“闷”字落得生满叹息,茶用盖杯“闷”也没错,于我却有天殄暴物之感。这人间尤物需用心伺候,方能得至妙之味、至殊之韵,喝法太简单粗糙,总归无知,更是对大自然精绝馈赠的一种亵渎啊!

泡茶,用大盖碗或泥壶,应是绝配,若用上一把上好紫砂壶,对大部分茶来说,更属天仙配了。再注意用水、水温、冲泡时间、冲泡方法等,才会泡出好茶。方法不对,再好的茶,相信你也是泡不出好滋味来。

同事有武夷山的朋友在山区做茶,春秋二季的好茶季,总会寄些大红袍给他。同事性格海派,朋友五湖四海,为人处世,你若真心付出了,终有回报,事业也罢、友情也罢、人生也罢、理想也罢⋯⋯而我性情孤高,喜静不喜交朋友、不喜胡侃喜沉思,没同事福气,如此性情却刚好与茶绝配。

去年秋茶上市时,郑重托同事叫其朋友寄茶过来,不久,茶来了,我急着拿大盖碗泡来喝,那滋味,妙极!我想试着用文字去表达一下当时的感受,但文字有时是苍白的,总感词不达意,只好搁笔,今天再试着写写。

武夷山岩茶主要有大红袍、肉桂、水仙三种,对外则统称大红袍(仍有其它稀有品种,但没喝过,在此略过)。三种茶我都喝过,在大味下却各不同:大红袍性和味纯、肉桂性烈味霸、水仙性平味醇。不喜茶者是不大会区分的,而对于我等老茶客,一入口却泾渭分明,优劣立分。大红袍以武夷山核心产区的正岩茶质最佳,但产量少,价极高,属小众消费,有钱都未必能喝到;其次属核心产区的外围,称半岩茶,价适中,质上佳,能喝到已属万幸;最次者当属半岩茶的再外围了,统称洲茶,质尚可而味似韵别,这就好比美国加州蛇果与国产花牛红苹果之分,两者样子相仿,难以区分,而味则大殊:蛇果香脆、清甜无渣,吃完口齿留香,食欲大开,而花牛苹果质粉粗糙,味杂多酸,吃上几口,欲弃之唯恐不及,遑论再吃。遗憾的是我以前喝过的正是质最次的洲茶(基于我的判断),但味殊而韵尚妙,已觉不错,而这次对同事朋友寄来的茶,却无端端心生出万般期待来。

寄来的茶正是大红袍中的水仙。茶叶长条状、深褐色,条索遒劲舒展,点缀着些少深红褐色,泛着哑暗的宝光光泽——有暗香隐隐、有仙气盈盈。大红袍、肉桂属灌木生,水仙则属半乔木生,树身高大、叶片肥壮厚实,老枞茶叶铺开几近成年人巴掌大,树龄有十几至一百多年不等。一般而言,五六十年以上的称老枞水仙。水仙以树龄越老茶味越佳,想想也应当如此,树老则根必深、冠必盛——“根深方能纳厚地之精华,冠盛始必吸长天之灵气”。一讲到茶,就倍牵动我的诗思、诗绪,唯有诗,方能更好抒发面对好茶时心中的万千感叹罢!

如何才能准确表达出喝水仙时那万般沉醉的滋味呢?对不起,我还是词贫。我只知道喝茶的那一刻,我是以万般虔诚去对待它的。这种近似宗教般的感受,在我整个上半生,几近四十年的喝茶过程中,唯有面对绝佳好茶时才会偶尔产生;这种奇妙而又微妙的心理波动,唯有嗜茶如命如我者的老茶客,才会拥有,我如此想像——我小心翼翼地剪开小包装,不剪碎一片茶叶,就如面对一块稀世碧玉般,生怕生硬多点的动作,都会将它划出一条刻痕来,破坏了它的完整性与美感;我轻巧地把茶叶仔细倒入茶壶,不掉出那怕是一丁点的叶碎,就如手捧一杯佳酿,哪怕再少点的一小滴无谓的溅出,都怕引起内心的谴责般万分小心;我小心地注水,精心地计算时间,满心欢喜地仔细倾壶倒水入茶盛,再将茶汤慢慢注入茶杯。之后我会轻揭壶盖,贪婪地闻香,再优雅地把杯细赏那透着奇香的,如老葡萄酒般醉红的茶汤,停留三二秒,再举杯送茶入唇。我会下意识地紧抿嘴唇,用力小吸一口入嘴,好让那股强大得令人无法自已的至醇、至甘、至香的圣液,充分在口唇多驻留一刻,再在口腔打个转,之口我才心满意足地吞下满口沉醉,吞下满口感慨,吞下满口感怀与满口感叹,然后有两个字慢慢从心窝深处升腾起来——好茶!我想人们只有在面对宗教时,才会产生仪式,而我喝茶仪式化的虔诚,无意识中不正是把喝壶好茶时情感的充分投入,上升到等同宗教的忘我境界了吗?

感谢同事朋友的好茶,价适中而味佳绝。其他同事闻到满室茶香,都会忍不住夸上几句——“好茶、好茶”,而我每每,总故作神圣般慢慢抬起头,得意应道:“好茶一壶,人生富足!”我曾在《人间茶事》一文写道:“若你问我有何心头大愿,我会不假思索地告诉你,林某人并无什么雄心壮志,若有,喝遍天下茶算是,若此,此生无憾矣!”。是的,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,只不过喝到优质水仙岩茶后,我更坚定了内心的这份想法罢。

文人多好茶,多有写茶的文章。林语堂、鲁迅、周作人、梁实秋、老舍等大文豪都著有茶的佳作。林语堂在《茶与交友》一文写道:“一个人只有在神清气爽,心气平静,知己满前的境地中,方真能领略到茶的滋味。”周作人则在《喝茶》一文写道:“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”林语堂被称为茶博士,对茶当然有大研究,但我认为,其文喝茶要静是真的,要知己满前则有待斟酌,若硬要强辩,顶多也就一半是真的。起码我喝茶喜欢独斟独饮,高朋满座我反而无法静下心来,是喝不出真滋味的。倒是周作人“⋯⋯可抵十年尘梦” ——更容易引起共鸣,起码在对茶的理解上是更加准确,就这一句,我就觉得周作人的文章,在众多写茶的文章是最好的。

若你又再问我喝水仙岩茶时的滋味,我是真的答不出来。不过我倒是想起林语堂说过的话,大概是说中国的茶叶喝到武夷山岩茶就到顶了,以我大半辈子喝茶的经验来说,这我完全认同,的确如此!不过我倒可告诉你我在喝水仙岩茶时的切身感受——我在周作人文章中找到的真实答案——喝上一壶上好水仙,真的可抵十年尘梦!
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