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°

岩茶真的能喝出具体山场吗?

今天想认真吐个槽,前几天朋友发了一则抖音视频给我,大抵就是以怼的方式来表述武夷岩茶是不可能喝出具体山场的。然而,最令人不适的不是视频的内容,是里头的人带着戾气自以为是的态度,评论里也有提出中肯建议和看法的人,对方直接回的是:“吹牛X不上税。”或者 “ 哦,你是卖茶的,祝您大卖!”

不大明白,什么时候没有礼貌 = “直率敢说” 了。最吊诡的在于很多人确实还吃这套。

视频里头说道:

好的岩茶之所以有山场气息,是因为它满足了茶树的喜好,喜光怕晒,喜酸怕碱,喜温怕寒,喜湿怕涝,土壤为沙砾壤结构,周围的环境植物多样性丰富,而武夷山地区满足上述条件的山场环境太多了,所以能通过茶汤喝出具体山场的人都是在扯王八犊子。

其实这段话除了结论,其他都没毛病。但有意思的是,这就好像,最适合人类生存的环境,要温度适宜,不能过高,不能过低,降水适宜,气候稳定,但满足上述条件的地方太多了,那人类这个群体就不具备多样性了吗?

武夷山的地质构造是相当复杂的,就算是正岩产区内,不同区域的微域气候,和土壤的矿物含量都会有差别。除了常说的99岩,72洞,36峰,还有很多不同形态的“窝”,“坑”,“涧”,“窠”等存在。

我们在之前的推文里也有说过,茶叶里面主导滋味的物质无非就是三个:茶多酚,咖啡碱,氨基酸。不同的山场环境,就好比不同术业的学校,光照,水分,温度,植被,土壤等条件都是不同的,茶树中的内含物质比例自然也不尽相同,呈现出来的滋味也不一样。

那岩茶究竟能不能喝出具体的山场呢?

说实话,确实很难。仅仅一个马头岩就含有非常多个不同的区域类型,所具的微域气候各不相同,出产的茶自然也是风格不一。但是,从品饮的角度去判断大致所属的区域类型是绝对可以的。

之前有看到一本杂志将武夷岩茶比作法国的勃艮第,缘由就是在于岩茶它真的相当讲究风土地块。同样是正岩地界里的茶,岗上的(受阳光直射多)和坑涧里的差异是非常明显的。

坑涧茶,都扎根在两面夹山的山谷地区,伴有水流,环境湿润,日照时间短,相对来说茶氨酸的含量更高,喝起来也更加鲜爽。香气走的是细腻优雅的路子,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韵味,加上又具有风化沉积岩的冲积堆,土壤矿物质含量高,透气性好,茶汤回韵的清凉在嘴里就像晚风一样,轻柔又悠扬。

岗上的茶树
岗上的茶树

而岗上的茶,受阳光直射更多,多酚类的化合物以及芳香物质也会正比增加,喝起来就更有肌肉感,相当有力气,在口中的收敛性更强,香气上也更加高扬奔放,是直接就往你的鼻子里窜的,美的非常明艳。

正岩产区的茶都几个特点,一个是余韵中的清凉感,类似一种吃完薄荷糖张开嘴呼吸的感觉,还有就是甘洌,清幽,回甘来地特别迅速,口腔中的甜感是湿润的一点也不干,特别有意思的点在于,它会给你一种如沐春风,走在山涧里的感觉。

综上所述,你可以根据它的山场韵和香气类型去判定它大致的区间,就算喝不出具体的山场,至少也不会把岗上的茶当成是牛肉。

不过理论讲的再多,都比不上多喝。

熟能生巧是一个非常质朴有效的道理,想要弄懂一类茶,就是多喝,对比着喝,不要单一的去喝。你会发现一旦有了比对,不同山场的差异会特别明显,都不要说是茶,你把几个国家的生蚝放在一起吃,都能简单地吃出不同海域下滋味的差别。

人类的大脑皮层是有记忆的,长期接触有特殊气味的人或物,嗅觉产生的嗅觉刺激会从短期记忆变成长期记忆。对于一些经验老道的制茶师傅来说,喝茶它不仅仅是一种排解生活的悠闲方式,它也是工作,不同火功,不同山场,不同年份,这些他人眼中的抽象概念或许在他们看来就是具象的。

诚然,市场是不乏一些伪大师招摇撞骗,但你要说真的不存在这么厉害的人吗,也不敢下定论。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没必要这样洋洋得意,无知者的自嗨都太傻X。

看到这里也许你会觉得,就一个视频至于这么较真吗?

不,不是较真,是这种现象有时候会令人无奈。你会发现,现在社交网络上,越偏激的声音跑得越快,因为它会引起情绪,有着非常强的传播力。今天我们看到的很多内容都是观点,不管它是以何种形式呈现,它都不是在阐述一个客观事实,而是一种评论看法。

内心一旦觉得“有些道理”,很多时候就会无意识地通过这种看法获得自己的合理性,个体之间因为相同情绪抱成一团,同理心被当作一种道理之争,观者没有耐心,已经渐渐忘了去探究这种观点背后得来的轨迹,这时候平实的声音反倒变成了没有个性。

的确,在今天大量的信息流之下,时刻保持着审慎的态度停下来问自己,这是真的吗?我得去查一下,有点不大可能。但是,这是属于接收者的怠惰,作为内容输出者,这也许就是个责任问题了。
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