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°

孝文家茶董事CEO王开心:看见牛肉背后的武夷岩茶

孝文家茶董事CEO王开心:看见牛肉背后的武夷岩茶

正点茶会唐宁书店第二场,这次我们带上新书跟读者朋友们一起进入武夷山。我们的茶会从一泡“牛肉(牛栏坑肉桂)”开始,再通过一泡台湾高山乌龙“晴峰澈照”以及一泡吴垠私藏的老岩茶,希望让大家通过横向和纵向的比对,去领会武夷岩茶的独特魅力。

当晚特约的分享嘉宾是孝文家茶董事CEO王开心先生。王开心先生不但为大家揭开了“牛肉”背后的商业秘密,也从他自己独特的视角解读了牛肉背后武夷岩茶的独特魅力。

1、遇上武夷岩茶仿佛是命中注定是事情

吴垠:我们今天的主题叫做“通过一泡茶打开武夷山”。我们的书之所以叫做“茶源地理”是因为非常看重茶的原产地,因为每一片土地就会滋养不同的山、水、人、器、物,包括说什么样性格的人在做茶,某种意义上都会让这个茶的气质发生变化。那么我们就先从这一泡茶开始吧。我想问问王总,您以前是做什么的?怎么就进入这个“肉”圈儿来了。

王开心:我之前主要从事的是与广告、设计相关的一些工作。当时,跟交通银行总行合作了一个信用卡产品。做信用卡的过程当中,每年要给我的用户一个生日礼物,因为公司在福建,就选了福建的武夷岩茶。通过几年接触下来,发现了武夷岩茶的这个妙处,后来就决定全身心的投入进来只做这一件事情。虽然原来的公司还在运作,但是我自己已经完全不介入了,只是在做茶。

2、每一杯岩茶都值得期待

吴垠: 请王总跟大家分享一下,这个武夷山岩茶的特点是什么,而牛肉又是如何去表达这样的一个特点的?

王开心:大家对于手中的这杯茶,觉得好喝的可能是因为提前知道这是牛肉,觉得不好喝的,也可能是因为提前知道它是牛肉,因为有期待,可能没有满足自己心中那种期待,所以觉得没那么好喝。

每一泡茶每一个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,所以我们在谈论茶的时候,我觉得没有办法,只能有大量一些感觉的描述,是因为每个人的体会是不一样的。有的人是视觉型的,听觉型的,有的人嗅觉特别好,有的人味觉特别灵敏,甚至会想象这是栀子花香,什么水蜜桃等等,各种的香气。所以可能很多人没有办法去体会这种香气,包括我自己。

所以我做这个茶,首先是从商业的角度。其次,就是武夷岩茶确实有令我欣赏的地方,它很魅力。至于味觉上欣赏的程度,就是体验的程度,可能每个人是不同的。我没有考评茶师,是把它当做一份工作来做。我先抛几个个人的观点。

先从大的方面来说吧。走访一下全国的市场,我们身边的人,大部分都能知道大红袍,而对武夷岩茶一般不了解。人性当中都有一种从众的心理,而大红袍是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的一种从众心理而推高的。我们称之为单品吧,武夷岩茶当中的单品,是政府在一个特点的历史时期去推动的。比方说在2006年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评比,是武夷岩茶“括号”大红袍。所以说,更多的去推广的是大红袍。

那么,武夷岩茶的真正魅力是在什么?武夷岩茶本身不是大红袍。为什么呢?因为大红袍只是武夷岩茶众多当中的一个代表。我想讲的是大红袍跟武夷岩茶它不可比的地方在哪里,大红袍大约就是两百年的事情;武夷岩茶作为乌龙茶的定位,它大约四百年左右,明末清初这是肯定的。武夷岩茶是乌龙茶,是乌龙茶的鼻祖。但是我个人认为武夷岩茶它不仅仅是乌龙茶。

为什么这样说?武夷岩茶岩字不是指的工艺,乌龙茶指的是工艺,半发酵工艺,岩字显然不是工艺的表达,它是指的特殊地理位置,就是武夷山风景区里面,碧水丹山。它是指的一个特殊的地理位置。如果武夷岩茶岩字讲的是特殊的地理位置,那么这个地理位置的茶,那么它追溯的时间就是唐宋元明清,历朝历代,在每个历史时期,在这个国家比较兴盛的时候,它都能够显现出来,成为那个时代比较顶级的茶,否则它就被淹没下去了。它只不过是在每一个不同历史时代下,它的工艺不断在变化,所以武夷山的茶,在从蒸青的,到龙团凤饼、到炒青到后面的乌龙茶,它只是不同时代的工艺变化,但是那个水土,那个茶树从来没变过,这个我觉得是最有意思的地方。

3、武夷岩茶历史文化的魅力,远远在大红袍之上

吴垠:刚刚王总在分享这一点的时候,其实有提出来两个概念,一个就是它的基础是来自于当地的土质,或者说当地的生态环境。大家可能不太容易去注意到的,在我们本次的武夷山这一本《茶源地理》里面,有讲出来武夷山是属于丹霞地貌,正是因为这种丹霞地貌的特质决定了它的岩茶里面主要的风格之一,它的所谓岩韵。陆羽在茶经上就有讲,上者要生在烂石里面。因为什么?它在那个时候能够生长起来,这个茶它所可以吸收养分,它的韧劲,它的饱满大概可以这样的感性理解。

而另外一个层面就会看到说,他刚刚在分享的历朝历代的演变,不管是说,大家看到现在说茶人身份的象征——建盏,然后还有就是在宋朝时期像龙团凤饼这些用来作为贡茶的这些贡品,其实都来自于那样一个大的产区,就是那一个产区的茶,它的被认可度其实也是很高。

事实上,我们试图用《茶源地理》这样的一本书,它的文字、图片以及上面有二维码大家可以扫看到视频,以及通过我们认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当地的土壤特质一些茶,让我们可以立体的去认识一个产区的茶,从而在某种意义上去打开那个世界。这里面可能会涉及到历史人文,然后也可以涉及到当下的茶。

这里面也要分喝茶时候的状态。比如说我们说只是去品它,也许我们就只在这个茶上面,就不去喝它的历史人文。但是,我们很多时候喝茶,确实是茶境,环境,人境,心境。如果说在人境的部分,没有历史的底蕴,你喝茶其实也就少了很多它可以延展的滋味。所以这一杯牛肉呢,刚才我本来想把这里的这杯喝掉的,但是我没喝,而是想看看我嘴巴里的泉水可以涌多久,真的是一直在涌泉和回香,我在体会它的这个时间的持久度。那么我会觉得,一泡好茶还真的是蛮不容易的。

王开心:我再补充一下前面的。有的时候我偶尔会跟政府提,不要太强的全部去主推大红袍。对不对我不知道,原因在哪里,我今年四、五月份的时候在上海参加一个日本茶道的一个展演,我去参观。主持人是上海的,他常去日本,然后介绍的是日本茶道,介绍完休息的时候我问他你知道大红袍吗?知道,你怎么看?那都是假的,就那六棵母树嘛,哪来那么多大红袍。另外一个听众说大红袍都是拼配的,所以你去解释大红袍是非常费力的。因为有很多的误区,更何况确实大红袍是在一个特定时期的一个茶呢。

并且从文化深度,包括品饮,它远不及武夷岩茶的魅力,所以我刚开始开场我特别不断的去介绍我个人的观点,武夷岩茶和大红袍,这关系不是因为工艺和品种的关系,因为历史文化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关系。所以我想通过这个部分,大家觉得原来武夷岩茶历史文化的魅力,远远在大红袍之上,这样的话大家对武夷岩茶的了解会更有兴趣一些。

吴垠:在这个点上我会觉得应该给王开心点个赞。作为一个商人,本质上他是为了商业才进入这件事的。而一旦介入的时候,他希望传播一些正确的事情。这也是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原因。我们有一个宗旨,就是以茶为根,回归土地,以文化为体。那么就是我们在以文化为体的时候,在看是哪些人在见证,哪些人在传承,哪些人在推动,哪些人在复兴,甚至是回归。最后要让大家在生活当中以生活为用,喝到的是一杯健康,好的概念正确的茶。这个时候其实我们会看到,刚才在表达其他人如何定义大红袍的时候,其实这里面隐隐已经透露出一种责任感,就是因为大红袍可能会被误读,那么我们应该是推广整个这个产区的岩茶。

甚至我跟开心在聊天的时候也知道,他也并不是那么主要想要推广牛肉,只不过因为说牛肉比较容易让人记住,知道,让人能够了解。而他事实上还想做另外一件事情,就是他希望大家可以了解牛肉基本构成的,是什么呢?其实就是肉桂。

王开心:牛肉背后的武夷岩茶。

吴垠:对,牛肉背后的武夷岩茶。其实在岩茶的背后,大家会知道我们在研究一个茶的时候,有三个东西必须关注的,一个就是刚才讲到以武夷山为代表的这种岩茶的地理属性,这样的一个方向叫地域特征,然后第二个特征就是品种,第三个部分就是工艺。那么大红袍是一个品种,其实肉桂,牛肉的肉桂也是一个品种。水仙是个品种。那么在这些个品种上面,有些什么特点呢?然后再由工艺去把它呈现出最美好的部分。

4、牛肉未必是最好喝那泡茶,但是它基本上是最贵的那泡茶

吴垠:我想请王开心分享一下,关于肉桂,包括说肉桂是不是很适合在武夷这样子一片土地上生长,以及为什么你希望让大家能够接触到这样一个比较优秀的品种,或者为什么在武夷它种出来比较优秀。

王开心:先说说牛肉。首先我们做牛肉这个事情它有商业的属性。但是,有一点是很明确的——不是我想做,是我们被推着做。牛肉,在武夷岩茶当中,不见得是最好喝的茶。有的时候它有可能最好喝,有可能另一泡茶更好喝,所以它未必是最好喝那泡茶,但是它基本上是最贵的那泡茶。

所以大家体会一下,茶没有说哪一泡比哪一泡一定更好喝,但是给他一个品牌,或者商品价值的时候,牛肉一定是在商品价值上最贵的。

在大红袍的时代,为什么是大红袍,它是有性繁殖的这个背景,种植的技术大部分是在有性繁殖的情况下,它每一株的茶树,基本上它是属于菜茶类的。在无性繁殖的时代,在八十年代初,政府补贴费用给到茶农去种植肉桂。为什么?因为茶科所研究培育,肉桂的产能高,品种好,适宜在不同区域去种植。从政府的行为推动茶农去改良。

从八十年代初期一直到今天为止,肉桂已经是武夷岩茶的大当家,主流品种。武夷山通常讲水仙和肉桂,水仙更早,但是八十年代以后,大量种的是肉桂。到2000年以后,肉桂的价格才超过水仙,就2000年以前水仙的售价,从农民的角度来说它的售价是高于肉桂的。大概是这样一个情况。所以,我们看武夷岩茶当下的情况,肉桂是主流品种,我们去喝茶的时候一定是喝它的当家主流品种。

那么,为什么会是牛栏坑?从山场角度讲,其它的坑涧,只要是在那个地域范围内的都很好,没有说谁比谁好。但是作为商业,作为消费者选择的时候,当有一个“牛肉”存在的时候,那个叫聚焦。它是怎么形成的?它也是一个规律和趋势推动的。三坑两涧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坑——慧苑坑,它很大,它历史上以品种丰富著称,包括水仙。所以慧苑坑不会一开始都是种肉桂,牛栏坑它的涧形态很典型,体量小,所以很快一下子就有肉桂种植在里面。牛栏坑的坑涧形态两边就是崖壁,因为它很典型,很短,所以它的山场的典型性是在这个三坑两涧当中是最有典型性的。另外一个叫大坑,大坑口,那是开了公路到了天仙庙的,生态自然不如其它的这两个坑,这是我的解读。所以,只有三个坑,一个慧苑坑,它的品种丰富,它的涧这个叫山貌,更加复杂多元;大坑开了公路了,生态一定程度上被破坏,那就剩下牛栏坑了。

它为什么好?它典型啊,它体量小,而且更多肉桂在那边种植,得到推广。这个部分不是设定出来的,是我们事后诸葛亮分析出来的,并不是人为去设定,我一定找个肉桂,在牛栏坑种这个肉桂。

5、如果讲牛肉,谈得上正宗的,只有孝文家茶

吴垠:其实谁都没有这种预见性,有些事情真的是自然而然发展成的,刚好有人进入它就成了。当年,马化腾他也不知道QQ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,他甚至还想卖掉它。所以每个人他可能都是顺着势在走,这才有机会成为最后赢的人,或者笑的人。

王开心:所以从品牌和商业角度来讲,有一个聚焦的一个单品,让大家能够关注过来,对我们来讲就是牛肉,不是我们创造牛肉。拿个金骏眉举例子,金骏眉的时候是自上而下的,整个社会阶层都在喜欢它,就像可能当时英国的红茶,从皇宫开始。但牛栏坑肉桂不是,牛肉完全是在茶客当中追捧出来的,它有很好的社会基础,但是这个社会基础来自于茶客,而不是自上而下的权贵的角度下来。

我刚才说被推着走是什么意思?整个喝岩茶的茶客体系当中,他们在追寻牛肉,所以说我们是顺着去做这个事情。所以整个孝文家茶,除了其它方方面面有很好的底子以外,这个部分赋予了我们很大的机缘。如果孝文家茶没有拥有比较大量的牛栏坑山场我们怎么做牛肉?我们不做牛肉的话,我们品牌高度不会到今天这样,一年之间到这样一个高度。

吴垠:当然并不是说孝文家茶才一年,其实因为在书上大家会看到,这个家族其实是几代都在做茶的,爷爷九十一了,然后双腿瘫了,每年做茶时候还要去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,自己也做不动了。然后刚好由王总进来之后,将他的品牌让外面人知道。

王开心:我可以这么大胆或者狂妄的说,在品牌茶企当中,如果讲牛肉,谈得上正宗的,只有孝文家茶,就目前看来不会有第二家,这个是赋予我们做这件事情的在商言商之外的一个责任感,这个责任感不是为了责任而去责任感,无形当中形成的。因为市场上大量都在喝牛肉和追牛肉,但是品牌茶企的牛肉,正宗的只能会有我们一家,因为很简单,其它任何茶企,它没有足够原料资源支撑它做一个品牌当中的商品牛肉,这是其一。

另一方面,在茶农手上能不能喝到真牛肉,一定可以。但是哪个茶农的牛肉是真的,你如何界定,你要把自己喝成一个专家,专家未必能够界定,为什么?其它的坑涧山场的肉桂就没坑涧气息吗?就不好喝吗?它有的时候比牛肉更好喝啊,一样是三坑两涧,所以我刚才讲了牛肉它不等于是最好喝的那泡茶,但是一定是最贵的那泡茶。

6、大家在消费的时候,去更多的支持品牌

王开心:我特别想呼吁大家在消费的时候,去更多的支持品牌。中国的茶是农业,农副产品。我们的茶企的发展,其实是很落后的。企业做茶叶是很微利的,原因是什么?当它成为品牌商品的时候,消费者是有跟茶农的价格去做对照的。所以它高不到哪去。但是我们买一件衣服的时候,去专卖店品牌,你可以去工厂买,你知道这件衣服的原料可能一百块钱,品牌价就是一千块钱,你可以买它的打折货,但是你不会到工厂里面找源头去买。但是,茶叶不一样,所以它茶叶的利润不可能是暴利,一定是微利的,因为事实摆在那边,因为它的竞争,品牌茶企跟茶农的茶是有一定竞争关系的。

中国的茶,如果要更加有序,让消费者能够更加的明白的喝茶,只有通过品牌茶的方式去呈现,很简单。一个个体户,谁来监督?算了,这次买的茶假的,假就假,怎么办?一万个个体户呢?是没有办法监督的,但是如果是一个品牌茶企,那么它如果不认真对待他的产品,这个企业就会消亡,市场会说话的,消费者会说话的,那么首先因为你是品牌茶企,所以消费者都会在盯着你的,这样才能够把中国的茶做强大。

目前,包括孝文家茶,我们在做茶品牌的时候,都要包装非遗传承人陈孝文,这都是不得已,把企业塑造成一个个人色彩很浓的状态,但是为了推广品牌,在这个阶段是没有办法的。

我想要表达的是怎么样通过对品牌茶的支持,最终让品牌与品牌之间产生竞争,使得它的产品更加出色,它的附加值更加有价值,有魅力,我觉得这是我们的追求。在三十年前,人们富有起来了,喝咖啡,喝红酒。那么,现在为什么喝茶?因为有民族自信。因为三十年的成长,使我们有能力把自己的茶品质做的更好。所以茶它可以只是解渴的,只是聊天的一个工具,好不好喝不重要。茶也可以是享受,品味。有的人喜欢雪茄,有的人喜欢玩汽车,有的人喜欢收藏古董,有的人喜欢消费这个茶,认为我享受,对吧?

吴垠:我觉得蛮有意思的是,不同嘉宾他所关注的角度不同,就会打开一个不一样的门。今天王开心让我挺意外的,当他在表达希望大家支持品牌茶的时候的观点也好,包括表达说不得已将一个企业的品牌打造先聚焦在一个人身上也好,这些观点呢,都让我看到一个具有现代经营思维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CEO,他从企业的战略,从而跟产业的策略结合的这样的一种运营和发展思路。

实际上整个茶产业的经营者大概是两种情况,一种是由经销商,以前的供销社转型为主的,第二种就是茶农转型为主的,从贸易的和农民转型的,不是说他们不好,而是说经营的策略,思维,品牌的意识。因此我们会看到茶企的整体规模,运营规模,品牌规模是很小的,这也是我们不得不去面对的一种现实。某种意义上我们真的需要请大家去支持敢于承诺,敢于负责任的组织,因为只有组织规模大了之后呢,其实才有办法去推动整个产业的可持续发展。当然手作人,真正一部分用心的手作人这是另外一种生存的业态。但如果真的要产业健康发展的话,确实是需要产业有规模化更大,然后品牌集中度更高,品牌运作能力、市场经营思维更加先进的这样一些组织形态的发展。

在武夷山呢,其实有十几个非物质文化传承人,而我很庆幸的看到陈孝文作为一个最年轻的传承人,跟王开心的相遇,一个是负责了技术,而另外一个呢,又有这样现代的经营管理理念,也许岩茶有可能滋生出一种新的气象,在此我真的邀请大家给王开心和这家企业一点掌声。
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